中共中央宣傳部委託新華通訊社主辦

新疆軍區某師:永遠做紅軍傳人

2021-01-12 09:46
來源:解放軍報

新疆軍區某師合成團快速機動。劉永 攝

摘下領花那一刻,中士吳銀春哭了,淚水順着紅黑的臉龐緩緩滑落。

看到這一幕,團政委徐東波眼眶也發紅了。

2020年10月1日,新疆軍區某紅軍師師史館前,吳銀春等88名退伍老兵向軍旗告別。

在這支英雄部隊摸爬滾打多年,吳銀春心中有太多不捨。8年前,吳銀春當兵來到該紅軍師。入營第一課,指導員就把新兵們帶進師史館。

就在吳銀春向軍旗告別的同一天,也是在師史館前,在“長攻善守”“勇猛頑強”兩面功勳戰旗下,班長郝行召鄭重地為列兵阿布沙拉木戴上上等兵肩章。

下士郝行召,是吳銀春帶過的兵。

高高飄揚的戰旗,見證了這一幕穿越時空的接續傳承。

2019年國慶大閲兵,郝行召代表所在部隊入選戰旗方隊,接受了習主席和全國人民的檢閲。

“6支步槍建隊伍,扶眉戰役建奇功,血戰蘭州,剿匪甘南,挺進西藏,駐守新疆……”郝行召自豪地向新兵介紹部隊的光榮歷史。

新疆軍區某紅軍師,是由劉志丹、謝子長、習仲勳等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創建和領導的紅軍部隊。這支英雄的部隊南征北戰,積澱形成了“對黨忠誠、信念堅定,長攻善守、勇猛頑強,艱苦奮鬥、開拓進取,熱愛人民、甘於奉獻”的精神。

2014年4月29日,習主席視察該紅軍師。師史館中,習主席在一件件實物、一幅幅圖片前駐足觀看,語重心長地叮囑部隊領導,要把紅色基因融入官兵血脈,讓紅色基因代代相傳。

穿越戰火硝煙,歷經歲月變遷,紅色基因始終流淌在該紅軍師官兵的血脈之中。

習主席駐足觀看的照片中,有這樣一個畫面??

全副武裝奔襲40公里,衝在前面的吳銀春揮舞着戰旗,在他身後,是一羣渾身充滿熱血的男兒。

濃縮了該紅軍師88年風雨歷程的師史館,也凝聚着一代代官兵聽黨指揮、能打勝仗、作風優良的共同價值歸屬。

“陝北鬧紅,邊區屯田,從延安聖地到八百里秦川……”每天清晨,《紅軍師戰歌》的鏗鏘旋律總是準時在該紅軍師營區響起。

強軍先強心,鑄劍先鑄魂。自1932年建立以來,該紅軍師轉戰西部9省區,經歷10餘次換防,鑄就了“走遍新疆西藏蘭州,聽從黨召喚”的師魂,始終把黨中央和中央軍委的號召作為行動指南,在體制編制調整中堅決服從命令。

2015年9月,該紅軍師接到命令:兄弟單位調整編制,需要從全師範圍抽調部分官兵。

人員交接那天,拿到紅軍師選送官兵的名單,兄弟單位和上級領導都感到很欣慰??名單上,該紅軍師經常在上級比武中摘金奪銀的13名訓練尖子赫然在目。

該紅軍師某團副連長劉文濤,任職將滿3年之際,突然接到奔赴高原的命令。“黨叫我幹啥,我就幹啥。”劉文濤二話不説,告別妻兒,踏上新徵程。

為部隊長遠建設着想,顧全大局,該紅軍師官兵把“聽黨話、跟黨走”的紅色基因帶到了更多部隊。

2018年10月,在新一輪調整改革中,一支數百人的隊伍,從條件優越的沿海城市千里移防至北疆。

當陸軍某合成旅一營教導員李俊利揹着背囊,懷着忐忑的心情走進該紅軍師大門,感受到的卻是家一般的温暖:戰友們熱情鼓掌,喧天的鑼鼓令人心潮澎湃。

2020年9月,一份士官晉升數據統計顯示,超過80%服役期滿的士兵自願申請留在該紅軍師。

“傳承紅色基因,就是跑好我們的精神接力。”該紅軍師政治工作部主任楊前衞介紹,全師近百名幹部交流到艱苦邊疆一線任職,全部按時報到;一系列暖心留人的舉措出台,讓移防轉隸官兵找到了情感認同,堅定了信仰之魂。

2020年是中國人民志願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70週年。該紅軍師師史館中,那輛車身上有21顆紅五星的“功臣號”坦克,再次成為官兵眼中的明星。

抗美援朝戰場上,該紅軍師某團時任參謀長李國志,駕駛這輛坦克馳騁殺敵,創造輝煌戰績。

“每次走上訓練場,聽着隆隆的炮聲,我就覺得上了戰場!”撫摸“功臣號”坦克車身上的紅五星,士兵井彥亭熱血沸騰。

2014年4月29日,井彥亭和戰友們為習主席演示了某型突擊炮實戰化訓練課目,取得實彈射擊優異成績。

翌年,井彥亭所在連隊列裝新型突擊炮。連隊官兵白天鉚在訓練場上練操作,晚上鑽進學習室啃理論,不到半年就掌握了新裝備性能。

短短几年,井彥亭成長為連隊骨幹。2019年,他所在連隊轉隸到師裏新組建的反坦克導彈連。

“作為紅軍傳人,關鍵時刻必須豁得出去。”井彥亭與戰友們在野外駐訓場集訓5個月,操作新型戰車打出優異成績。

為了勝利,一無所惜。該紅軍師官兵想打贏、敢打贏的信念和血性,一脈傳承。

71年前,解放大西北的最後一場關鍵之戰蘭州戰役打響。該紅軍師官兵鏖戰沈家嶺,某團團長王學禮等500多名勇士用生命換來戰鬥勝利,有的連隊打到只剩一人。

1962年的一場戰鬥,該紅軍師參戰部隊迂迴穿插7天5夜。毛主席稱讚官兵:一不怕苦、二不怕死。

師史館中,凝視兩面功勳戰旗上“長攻善守”“勇猛頑強”幾個金色大字,井彥亭覺得自己離戰場很近,他説:“如今,接力棒傳到我們手裏,怎麼跑就看我們的了!”

戰旗獵獵,飄揚在海拔5000多米的“生命禁區”??那一年,全師部隊整建制開赴高原地域,開展實兵實彈戰術演練。在高海拔、高寒、極限距離條件下,官兵打出“滿堂彩”,數百個目標被精確摧毀。

戰旗獵獵,鼓舞着紅軍傳人再創新戰績??那一年,該紅軍師某團全員全裝千里機動至野外陌生地域,參加新疆軍區戰備拉動考核。官兵們在考評組臨機給定情況、臨機指定靶標等情況下,奪得全區同類型部隊第一名。

“當兵就要上戰場,打仗就要打勝仗。作為新時期的紅軍傳人,我們更要傳承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紅色基因。”該師某團勤務保障營教導員李曉峯説。

戰旗獵獵,見證着一支部隊的光榮歷史,也見證着紅軍傳人的鐵血忠誠。

塔克拉瑪干沙漠邊緣,該紅軍師某團駐訓地戰旗飄揚。這裏,是偵察兵、坦克兵、炮兵、防空兵和防化兵的“超級訓練營”。

一次實彈演練,某團三連中士劉奇的右手小指不慎被炮閂擠斷,但他強忍劇痛,咬牙把炮彈推入炮膛,以優異成績刷新了團隊五炮手考核的紀錄。

戈壁烈日,防化尖兵邢三星身穿密不透風的防化服,汗如雨下。駕車疾馳、穿越障礙、防衞射擊……最終,邢三星一人獨攬兩枚金牌,榮立二等功。

責任編輯:孔德明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