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宣傳部委託新華通訊社主辦

走向共同富裕,要做好五件事

2021-01-12 09:46
來源:半月談網

李實

上世紀80年代,中國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鄧小平提出,第一步“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第二步“實現共同富裕”。經過40多年的改革開放,中國已實現了“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的目標。到2019年底,我國人均GDP超過1萬美元,中等收入人羣超過4億人。

在此基礎上,中國開始謀劃“實現共同富裕”的發展戰略。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明確提出了“紮實推動共同富裕”,到2035年“全體人民共同富裕取得更為明顯的實質性進展”的遠景目標。這意味着我國開始走上“共同富裕”的新徵程。實現共同富裕需要進行科學而又周密的路徑設計,需要採取切實可行的政策措施,需要全社會齊心合力推進。

第一,處理好公平與效率的關係,實現二者之間的新平衡。

不言而喻,實現“共同富裕”的目標包含兩個層面的意義,第一是富裕,第二是共同分享。這意味着富裕是第一位的要求,是實現共同富裕的物質前提。雖然我國經濟總量已居世界第二位,但人均GDP僅居於全球中位數水平,與富裕社會的目標仍相差甚遠。我國到2035年力爭人均收入達到中等發達國家的水平,這意味着在未來15年中經濟仍要保持較高速增長。在國內外發展環境充滿越來越多不確定因素的情況下,實現這一目標不能不説是一個考驗。

在勞動力供給相對趨於穩定的情況下,保持較高速經濟增長只能依靠勞動生產率提高,只能依靠不斷的創新和技術進步。這些都離不開激勵安排進一步完善的分配製度,離不開充分考慮各種生產要素貢獻的分配製度。也就是説,實現共同富裕需要社會發展成果的共享,需要實行一定程度的收入再分配,但這樣的制度安排必須把握好分寸尺度,以不傷害經濟發展效率為原則。換言之,關鍵在於尋求經濟發展中公平與效率的一種新平衡。

第二,準確理解共同富裕的含義。

首先,共同富裕不等於“平均富裕”,不等於“財富均等”。即使到了實現了共同富裕的階段,收入和財富差距依然存在,只是與現在的分配格局有所不同,主要表現為三個方面:一是每個人的收入和財富都達到生活水平上的富裕標準;二是收入和財富差距與現狀相比明顯減小;三是基本消除不合理收入和財富差距。

其次,實現共同富裕是一個相對長期的過程。從2021年起,我國將邁入這一征程的第一階段,目標是“取得實質性進展”,而非一蹴而就實現最終目標。

第三,進一步落實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理念。

在市場經濟環境中,導致收入和財富分配差距過大的重要因素是個人發展能力的差異,特別是人力資本積累的差異。受城鄉和區域發展不平衡、公共資源分配不均衡的影響,不同人羣在獲得發展機會上有所不同,直接影響到收入水平和財富積累差距的產生。因此,保障人力資本積累的公平性是縮小收入分配和財富分配差距的最重要途徑。

中國收入差距研究近期成果表明,個人學歷差別對工資收入分配的影響越來越大。這種差別不能簡單歸因於個人努力,更受不同成長環境及其公共服務可及性的影響。特別在兒童成長階段,家庭條件和社區環境對一個人的發展能力影響甚巨。因此,實現公共資源分配均等化,公共服務均等化不能成為一句空洞的口號,必須落實在具體行動中。

第四,以人的生命週期為參照平衡發展與共享的關係。

人的一生經歷3個階段,用通俗的話説,即成長學習階段,工作階段,退休階段。3個階段對效率與公平的要求有所不同,工作階段更應該強調效率,就業者獲得收入和公共服務主要取決於其能力和貢獻,不言而喻,必須堅持效率優先的原則。

成長學習階段正是人力資本積累階段,也是個人發展能力提升的關鍵期,對公共資源和服務依賴更顯著,這個階段需要堅持公平優先原則,特別需要均等分配教育資源和醫療資源,令人人享有更為均等的發展機會和條件。公平優先原則同樣適用於退休階段。

第五,進一步理順分配秩序,讓分配結果更為合理。

近幾年收入差距擴大的趨勢雖然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抑制,但差距仍處於高位水平,城鄉之間收入差距仍需要進一步縮小,中等收入羣體規模仍需要大幅度增加。中國仍然沒有擺脱一個發展中大國具有的發展不平衡的基本特徵,仍然沒有改變很大部分人口為低收入人羣的格局。在走向共同富裕的進程中,收入分配差距過大是一個不可迴避的挑戰。

加快收入分配製度改革,健全和完善收入再分配政策體系,是縮小收入差距、實現共同富裕的重要選擇。在再分配領域,重點是強化税收的收入分配調節機制,完善社會保障制度,縮小社會保障制度的差異性,加大對低收入人羣和相對貧困人口的轉移支付力度。(作者系浙江大學文科資深教授)

責任編輯:常磊

熱門推薦